泰山公德會及其理念與成就

 

在一個炎夏的下午,與香港泰山公德會會長陳英傑先生約定,在北角午飯後,先到其北角會所及醫療中心參觀,然後到中環的中環中心該會圖書館參觀。整個過程在陳會長陪同及該會職員與義工協助下,目睹該會相關資料,病患者接受醫療照顧情況及病友們彼此的互相關懷、支持與鼓勵,印象深刻與令人感動。

筆者在圖書館內拍照留念。

自從人類醫學進步,不少過去被視為絕症的病患,均已成絕響或有可靠的治療辦法,加以人類社會發展,一些新的因素、以及環境污染等,使癌症這個病魔,成為了今日人類最大的敵人,每年新增及因之而死亡的人數與日俱增。

癌症成為了人類的頭號殺手

最大的問題是癌症的發病原因及情況是多樣化的,它並非由細菌所感染,而是身體組織及機能上的變異,迄今為止,儘管人類已對各式各樣的癌症能施以各種醫療技術、用藥物予以減輕、延緩,甚至有少量透過一些特殊的辦法及療程,予以治癒,但畢竟這只是少數。迄今人類即使已能發射探測器上太空、登陸火星、並發現這些天外星體的組成成份,或對一些物質與微生物的構成成份及效能,可以觀察細緻、絜靜精緻;但對成為人類生命的頭號殺手,卻迄仍未能把握到其成因與及真正有效的予以治癒。

我們所可以做到的就是正如上面所說的給予病患者、或病友們之間彼此扶持勉勵,用不同辦法減輕痛苦,用精神的慰藉去讓病友們建立信心,淡化精神上的痛苦,從而重拾自信,發揮人生價值、提升自己和與家人之間的幸福。

對於這些偉大的理念與實在的做法,必須要有龐大的人力及物力資源,雇用一些員工、特別是需要很多義務工作者,在真正中西醫及專家們的研究、診治及組織病友們齊齊參與,才能克臻其功。而香港泰山公德會二十年來正就是不計成果,孜孜不斷地做著這項偉大、令人感動而卓有成效的工作。

偉大理念與善心匯成巨大無比的力量

這項工作的底成,除了有不少港臺及內地衛生官員、專家、教授的鼎力支持,參與研究外,各地不同義工及捐助者更是不可缺少的因素,當然,該會會長陳英傑先生的偉大理念,無私奉獻,二十年來無懼艱辛,終能打動各方人士,使其善心匯成一龐大力量,乃為不可缺少的因素。


筆者在一個由國務院國台辦邀請的京晉參訪團中與泰山公德會會長陳英傑先生認識。圖為與陳會長在五臺山顯通寺合照。

筆者過去並不認識陳英傑會長,首次碰面,還不過是一個半月之前的事。事緣當時筆者被邀請參與一個名為“香港臺胞及涉臺社團負責人北京山西參訪團”,這一過程是在兩岸關係進一步改善,雙方已達成了在7月4日起,兩岸包機直航及大陸觀光客赴台遊覽協議的背景下,由國務院對台辦委託中聯辦邀約一些在港的臺胞團體或在傳統上與臺灣關係密切的團體負責人前往北京,拜會全國政協、國台辦、港澳辦、商務部全國台聯及北京市委等機構,進行訪問、交流、在北京參觀奧運主場館“鳥巢”、國家大劇院“巨蛋”及法源寺後,繼續前往山西這塊有“北京後花園”之稱、同時也是炎黃文化發源地、現存中華文化地上古跡最多的省份(據謂佔全國地上古跡及古建築7成以上),因而各臺灣社團領袖均踴躍參加,並由臺灣中央研究院院士、前中文大學校長金耀基教授擔任團長。

首次與陳會長見面即覺其氣宇不凡,一臉祥和

在出發前首次茶聚,由於時間匆忙,與陳會長雖然交換過咭片,卻並無特別印象;及至在機場首次接觸,在等候辦理有關手續時,筆者眼見器宇不凡臉現祥和的陳先生,氣定神閑地在那媕R候,其時身罩一襲淺米素色的中開中式上衣,類似半絲半棉之屬,飄逸雅致,不覺手觸其衣袖謂:“好軟熟、好好睇”,他卻淡然地回應說那只是在利源東街購得,只幾十塊錢而已。

當時筆者以為他只是謙虛說說而已,並暗忖即使是同一件衣物,穿著或配戴在不同的人身上,也有不同的氣質表現。而當時,也沒有特別太深層的感覺。

其後在整個行程中,無論是訪問及遊覽,陳先生都非常低調,一派與世無爭的意態,即使在抵達酒店等候分配房間鎖匙之時,他也是略為遠離大眾,只由其夫人領取後,然後雙雙挽著手臂拖著行李離去。

由於筆者在每到一個景點,均忙於攝取或筆錄該景點的風景、古物及相關資料,故較少與其他均屬社團領袖的團員交流,當然,其中一個原因是筆者並非來自臺灣,在此之前與他們大部份並不稔熟,因而對於陳英傑先生與其夫人亦無太多交談。筆者雖在名片上及團員名冊資料上知道陳先生是泰山公德會的會長,可不知這團體是幹什麼的,事實上,時下社會上也有各式各樣、或名目上五花八門的團體,也很難深究這芸芸眾多的團體中,各自做著些什麼,是偉大的、無私的以及卓有成效的,抑或是掛著一些名目,做著他們想做的事?

不過,陳先生的簡歷中,有一項我倒是清楚的,就是“臺灣同鄉會”創會會長。因為該會是臺灣同鄉及台商們在香港的主要團體,他們團結合作,貢獻社會,將其在港所得回饋社會,也因此在其名下,更成立了“臺灣同鄉會慈善基金會”,基金會近年設立“愛心獎”,每年評選出幾位在特具愛心、匡正社會及發揚孝義精神的人士,因而對社會正面意識的傳揚,具有極大作用。

該會及基金的現任主要負責人,如王茂林會長(亦為參訪團副團長)、林添茂會長(救心及肝油丸在港代理)、林耀明先生(前會長、珠寶商)、張炳煌先生(UA亞洲財務負責人)、錢立祐會長(好易通科技香港負責人)以及前秘書長莫眙謀教授等均稔熟或知曉,因筆者服務的團體之一的香港教師會過去對“愛心獎”亦因感其意義重大而協助其推廣及參與部份初評工作。教師會所舉辦的鼓勵資深教師的年資木鐸獎亦蒙該會支持和贊助。

有眼不識“泰山”,實在孤陋寡聞

或許由於近年陳英傑先生專心致志于泰山公德會的工作,故即使近年筆者與臺灣同鄉會或該會慈善基金會人士交往中,也未有機會認識陳會長,在接過其名片時,也不知泰山公德會是幹什麼的?

在路途上,陳會長及其夫人曾表示對於筆者在大夥兒會見全國政協林文漪副主席時,筆者就西藏問題時所表達的意見、以及要求代為向政府請求,對於西藏問題,不要因為要辦好奧運、不使奧運出現麻煩而受西方國家壓力,放棄原則,以免貽誤無窮的發言,表示非常讚賞。其實,筆者當時也只是就所知、所感、我口講我心,講述出筆者對於這問題的嚴重關切和對國際陰謀的極度擔憂而已。

其後在整個旅程中,筆者與陳氏夫婦並無太多交談,只是深覺兩人均表現一臉祥和閒靜,內心的信心、喜悅及修養,不期然地在臉上表露無遺。只覺其與眾不同、與世無爭,自得其樂地享受著自我寧靜的內心世界。

由於其表現俊逸,故在取景(取景之景、取人之境)之時,把一些遊人、甚至團友們取為鏡頭下人物時,也曾先後在北京福源寺和琱s(山西)懸空寺內,偶爾將其攝入鏡頭之內。

在所有照片中,令筆者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五臺山顯通寺之時,筆者當時由於貪於攝取及筆錄景物與資料,故抵顯通寺銅殿之時,其他團友已大多離去。當筆者正欲把握最後時間,趕忙拍攝一些鏡頭時,俄而看見陳氏伉儷這時正站在位置略高一大臺階的藏經殿前,這時猛烈的太陽照耀著以深朱色為主調的大殿外的木雕、瓦簷及巨大圓木柱上,陳氏夫婦剛好正雙雙站在門前被照射得發白的石階上,他倆均身穿素白中式上衣,淺黃色褲子,而且均頸繫紅色絲帶連串的名牌,陽光照得紅絲特別鮮紅和搶眼,剛好陳氏夫人頸繫一條帶有小紅飾圖樣的綠色領巾,如此光線、如此顏色,在這藏經殿門前的線條構圖中,配襯一臉祥和、俊逸、自信、喜悅表情的陳氏伉儷,實在是一幅無論是畫面、意境均是難得的構圖與情境,於是把握機會,徵得其同意而將其拍攝下來。

出身貧苦,卻在略有所成時盡捐家財投身抗癌公益

筆者對陳會長和泰山公德會有所認識是在他贈送予本人一本《慈心悲願》的小冊子,並將其細心閱讀後,始知陳會長原來是出身於臺灣澎湖的一個孤島,自少因家貧而須要幫助家庭打漁,沒有能力讀書,看見小朋友上學,也只有羡慕的份兒。

但他不甘於此,於是在工餘之?,拼命自學,最後終於得到入學機會,並從而有機會進入臺灣一銀行的澎湖分行工作。

雖然很多人都艷羨陳先生的銀行工作,但他在一段時間後,卻因志不在此,而甘冒家人的反對,轉到臺北去營商,開起鞋鋪來。

至上世紀八十年代,他結束了臺北的生意,拿著大約兩萬塊港幣的資金到香港來,先後在土瓜灣及永樂街開設店鋪。

由於人生路不熟,加以本錢短少,在香港營商談何容易,故最初實在備嚐酸甜苦辣,幸得一些同鄉幫忙,才渡過難關。

陳會長真正獲得改善和有所進展,是在永樂街開店之後,由於當時來港旅遊的臺胞很多,他最清楚臺灣旅客最希望購買什麼,於是他專門搜羅這些東西,供應給臺灣鄉親,亦正因如此,他的生意逐漸好起來,經濟大有收穫。

正當他財富逐漸豐厚起來之時,他有一次去到泰山,在眺望東面,遙想到天地悠悠,一個人應該做些更有意義的工作,而這次他之所以會登上泰山,乃在此之前其深愛的幼兒因意外而去世,他極度悲慟之餘,將愛兒骨灰帶上走訪神州大地,在北京登長城、在曲阜拜孔廟,最後登上泰嶽,在日觀峰上,把愛兒蓮灰向萬丈金光的旭日撒去,希望把愛兒回歸九霄。

此時,他面對蒼茫大地,發誓根為天下千千萬萬的苦難人服務,因而決定成立“泰山公德會”,並向山東省政府申請在泰山上豎立“醒世宏音”巨型銅鐘和捐建慈恩亭,以昭示世人以慈恩浩蕩之意。

推動同鄉會成立,並捐資成立泰山公德會

1988年,陳先生發動在港臺胞,成立“港澳臺灣同鄉會”,並成為首任會長。該會以不涉任何政治與宗教,敦親睦鄰,協和萬邦為宗旨,一時之間,該會成為了所有在港澳地區的臺灣同胞的聯絡中樞,並為兩岸三地做了不少和平交流的工作。

兩年後,泰山公德會正式成立,並隨即在中環永樂街24號建立了一間中醫慈善門診。

泰山公德會主要是為癌症患者服務,包括醫療用藥、讓病患者間的互相精神支持來減輕病人的痛苦。

當然,除了醫療和透過各種生理及心理上的辦法,使病者重新振作起來,恢復積極的態度外,最重要的還是要在學術上、醫療技術上,找出各種癌症的發病源頭和治療辦法。因此,陳會長不時邀請香港、臺灣和醫院的主治醫生,舉行學術研討和擔任該會顧問。

當然,以陳先生的個人經濟能力,要做這麼一個絕對需要龐大資源、人力及物力的事功,乃是非常不可能的,可他這個理想不是為了個人,而是要為廣大的癌症患者提供服務,減輕他們的痛苦,長遠而言,希望能夠找出治療癌症的辦法,正因為他絕無半點私心,一切都是大公無私,因而二十年來得到不少人士的捐贈,兩岸三地的知名人士、衛生官員與學者都擔任其顧問或基金會的名譽主席及管理人等,在香港的包括高永文醫生、梁智雄醫生、范徐麗泰立法主席和陳馮富珍署長(現為聯合國世衛組織總幹事)等。

筆者在陳會長陪同下,首先參觀其在天后景星中心5字樓的慈善醫療中心。踏入中心之內,首先映在筆者眼簾中的,是中心內的十多二十位病患者,他們都是在輪候中心內的醫療人員為其診治,可他們的表情並不像在其他地方所見到的一樣,往往表現出痛苦、絕望和無奈,但在這裡的,他們的表現相率都是在期盼、有信心及互相支援的樣子。

家庭環境不佳的,可以減免費用

據理解,他們在這裡如果有能力的,會負擔一些費用,以作為維持的經費,但若果家庭有問題的,則可以少收甚或不收費用。

此外,中心內掛有一個紅色心形,並附有象徵泰山線條的會徽,兩旁懸掛著「齊將愛心獻、誓把癌魔滅」的對聯。

泰山慈善基金會會徽及“齊將愛心獻,誓把癌魔滅”的對聯。

在會長辦公室的一隅,有一張他與其慈母的合照,母親是在他捐建泰山慈恩亭時,親登泰山參與落成典禮,並同時發現患有癌症,因而促成陳先生在母親逝世後,決心將餘生奉獻給為癌患者服務的宏願,而慈恩亭之所以以此命名,亦隱喻以為紀念之意。

名畫中的泰山,正就是促使陳英傑會長發憤要將愛心奉獻社會,救助癌症病患者。畫中古雅六角亭,正是陳會長所捐建的“慈恩亭”。

在合照兩旁,有一對“抱佛心、行天道”的對聯,此外,亦有眾多名人題詞及名畫,包括著名漫畫家阿蟲(嚴以敬)的漫畫和題字、以及臺灣名人陳立夫的“樂善不倦”的題字。


此外,中心內也置放有一些鼓勵病友的名人紙條,在佈告板上也貼上不少病者獲得改善或康復的資料,以及“復康希望榜、要之,均是藉著一些成功或有改善的個案,透過藥物與心理的雙管齊下,減輕病患者痛苦的經驗之談。

 

陳英傑會長辦公地點掛上與其慈母合照相片及“抱佛心,行天道的對聯”。

 

 

利用工藝寄託及親子活動增進療效

隨後,筆者繼續前往該會設於中環大道中中環中心的圖書館參觀,該館設於大廈地庫,同一層中有一些其他的公益團體。筆者不知該大廈重建之時,是否有如其他一些大廈改建之時,會與政府談判,撥出若干樓面作公益用途,以換取重建計劃的獲得批准,或換取較大的上蓋建築樓面的比例。

在泰山公德會滅癌獻愛心國際慈善基金會的圖書館內,首先感受到的是熱烘烘的洋溢著一片歡樂的氣氛。原來,館內正有數十人分成幾個小組,正在舉行著一些活動,其中最主要的是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地正在跟隨一些年青的女導師學習剪紙的工藝。

這些工藝師是由山東省前來,由一些社會團體安排,並推動剪紙藝術的發揚;基金會與之攜手合作,為該會癌症病患者或其家屬進行小組學習活動,作為心理治療的一部份,而該會亦向有親子活動。因此,在會內推行剪紙學習,可謂不謀而合。

圖書館內進行剪紙親子活動,站立穿藍衣服者為陳英傑會長。

在圖書館內的一塊大板上,密密麻麻地掛滿了患者及治療而綽有成效者的感言,他們寫出他們治療的經過及心理歷程,目的在對其他“同病相憐”者給以鼓勵。

 

此外,也有一個“國際癌症醫學研究之最新成果展示”,一條一條的,釘滿偌大的一塊大展示板,用意也是給予病人們以一線希望。

復康希望榜貼上了不少有進展的過來人鼓勵其他病友的諍言。

 

另一個親子活動。

國際癌症醫學研究之最新成果展示欄。

 

與中文大學合作,研究中醫中藥治療

至於另一塊金光閃閃的銅板黑字,上書“泰山公德會、香港中文大學中醫中藥研究所、癌症治療研究合作計劃”,則更具體地自行說明了該基金會是一個綽有成效及聲譽卓著、為本港最高學府之一所正式作為癌症的研究合作單位。

這塊牌匾可以自行說明了該會受學術機構的重視。

雖然癌症的成因及治療方法,與絕對可以得到有效治療仍有一段很大的距離,但在該會及眾多研究人員的努力下,希望在不久將來能夠有更大的進展,使癌症一如其他過去的“不治之症”,一樣可以找到有效的治療方法,能夠實現陳英傑先生的理想,“齊把愛心獻,誓將癌魔滅!”

     
 
版權所有 © 2000 高行(國際)有限公司